勿忘歷史真相 : : 日據時期 , 台灣文化協會蔣渭水先生就是國父孫中山的追隨者 , 熱愛中華文化和祖國大陸者 , 而日本警方也很清楚顯示 , 日據時期台灣人的國族認同就是中國 。本省籍耆老蔡培火先生一再告訴本省子弟,一定要和歷史優美的中華文化在台灣生根並發揚光大,這是鄉土最大的光榮。台灣光復後,台灣人張燈結綵,痛毆仗日人勢力,壓迫台灣人的里長,高呼我們的祖國是中國,台灣是中國的土地,台灣人的祖先來自中國大陸,我們都是中國人。蔣渭水先生勇敢抗日,心中滿懷中華民族。

歡迎建言,本會倡議"兩岸大中華文化生活共榮圈"。本會池理事長係台灣高雄從事社區營造關懷第一人。兩岸原本一家,"從鹽的故鄉回到中華家族"是每位關心台灣的繁榮與未來應有的認知~~~
  1. 分類活動消息
  2. 專題歷史明鏡
  3. 台灣光復

台灣光復 - 歷史明鏡

從馬關條約的簽訂1895年4月17日到抗日戰爭的勝利,台灣光復,時年1945年10月25日。日本人蹂躪台灣人整整50年了,夠狠了。日本人的後代是否懺悔了呢 ? 以史為鑑

台灣人民隨同全中國人民經過50年的艱苦抗戰,終於實現了驅逐日本侵略者,台灣重歸祖國懷抱的願望。台灣人還能分族群嗎 ? 再怎麼樣,台灣人就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族群之一。

10月25日,這個台灣人的集體記憶裡,台灣人奔走相告,歡欣鼓舞,村村戶戶張燈結綵,家家點香然燭,祭祀祖先,告慰先人。台灣人當知彼此感恩,修好兩岸人民的感 情,讓我們回到集體記憶裡,記得失去國家的痛苦。

臺灣人與抗戰 (70周年慶有感) 

臺胞抗日在祖國 日據時代 , 二次大戰結束前 , 在中國大陸台灣人有十萬人 . 成立各種抗日團體 , 如 : 北京台灣青年會 , 上海台灣青年會 , 平社 , 台灣自治協會 , 廈門海志社 , 閩南台灣學生聯合會 , 中台同志會 , 台灣革命青年團等, 發行《臺灣》刊物 , 提出 : 中國就是我們的祖國 .

台灣人與七七抗戰 轉載自林德政(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 )

抗戰是中國人生死存亡的一場大戰。它是全中國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與黨派都參與的戰爭。

對這樣的戰爭,當時日本殖民地台灣,讓人意外的也有眾多熱血青年投入戰場。所謂不分黨派,指的是國民黨與中共都參加了這一場聖戰,台灣竟然也有為數不少的青年分別加入國共兩個陣營,間接投入抗戰。這裡介紹台灣人在戰爭期間與國共兩黨的關係。

中國抗戰與台灣革命乃一物之兩面,非相輔為用,不足以速其成。……台胞欲變奴為主,亦必須協助祖國抗戰。

台灣革命團體聯合會 台灣革命團體聯合會傾向國民黨,這段話反應他們看待台灣人與中國抗戰的關係,我們就以此展開來介紹國民黨陣營的台灣人。

台灣志士與國民黨

一、外交部門

黃朝琴是戰時唯一派駐海外的台籍高階外交官。「台灣文化協會」要角之一的黃朝琴,1897年生,台南鹽水人, 1923年自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系畢業,再到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攻讀政治碩士, 1935年5月出任駐舊金山總領事。

抗戰爆發,黃朝琴召集舊金山僑領,成立「金山華僑救國總會」,協助中國抗戰,黃朝琴為名譽會長,鼓勵華僑捐款,捐者給予襟章佩戴,至黃朝琴於1939年離任止,華僑為抗戰捐出將近400-500萬美元。黃朝琴在舊金山又協助處理發生於1937年8月的「廣源輪案」。

時美國航商蘇登克里相森公司(Sudlen Christensen)購得輪船一艘,取名「廣源輪」,想向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申請「船舶臨時國籍證書」。俾出港營運,待回國後再依法登記,換正式國籍證書,黃朝琴調查發覺該船載有廢鐵2,000餘噸,將載往日本大阪,且船長、輪機長及大副都是日本人,二副以下船員才是中國人,黃以中日業已爆發大戰,該輪船所載廢鐵係製造軍火原料,顯有資敵行為,即電外交部請示,外交部電復不應發給船籍證書。

日本方面乃於1938年4月向美國聯邦法院聲請扣押該船上的廢鐵,美國法院受理後,即派法警上船執行,黃朝琴以該船業已由中國政府徵用為國有船,美國不能對該船施行管轄權,應駁斥日方要求,黃代表中國,向美國聯邦法院提出參加訴訟,結果中國勝訴。廣源輪案交涉將近兩年,黃朝琴維護國家與民族利益,殫精竭慮,全力以赴,身為台籍外交官,有功中國。

二、中央宣傳部國際宣傳處

抗戰期間的國際宣傳處是一個重要機構,先後任職其間的有魏景蒙、沈劍虹、朱撫松、沈錡、李嘉等人。

台灣人曾任職國際宣傳處的有蘇薌雨等人。蘇是新竹人,1902年生,北大哲學系畢業,到日本東京帝國大學進修心理學,1938年起,先在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國際宣傳處日本科工作,日本科科長是崔萬秋。蘇負責收聽日本的廣播,以得知日軍前進方向,並收聽日本記者從戰地打回本國的電話,瞭解綜合消息,收得的廣播立即翻譯成中文,交軍政部參考。武漢淪陷前,蘇薌雨隨工作單位遷到湖南衡州,再遷重慶。後前往桂林,在廣西廣播電台工作,職司對日廣播,並在《廣西日報》寫星期專論。

三、國際問題研究所

國際問題研究所主任是王芃生。

在國際問題研究所工作的台灣人有李萬居、謝南光、連震東、林嘯鯤、許顯耀等人。李是雲林人,1901年生,法國巴黎大學文學院攻讀社會學,在國際問題研究所負責蒐集廣東、香港、越南一帶之日本情報。

謝南光是彰化人,1902年生,原名謝春木,東京高等師範學校就讀,1931年12月到上海,擔任《台灣新民報》駐上海的通信員,創辦抗日宣傳機關「華聯通訊社」,在上海時已加入中共地下組織。抗戰爆發後,到國際問題研究所任職,在香港蒐集日本情報。之後擔任國際問題研究所第一組組長,再升任主任秘書。

連震東, 1904年生,台南人,慶應大學經濟學部畢業,1931年6月,見國民黨元老張繼,得張照顧,後隨張繼到西安,任西京籌備委員會專門委員,並曾任職西安市政建設委員會。

1944年夏天,往重慶,任職國際問題研究所,從事日本戰時經濟之研究,任專門委員,後升第一組副組長。

林嘯鯤,1901年生,屏東人,上海國民大學國文系畢業,林嘯鯤在國際問題研究所擔任秘書,實際上在「中、美、英、蘇國際顧問室」,從事情報資料的整理與研究。

四、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

軍事委員會軍事調查統計局簡稱「軍統」,抗戰期間側身軍統工作的台灣人是林頂立。

林頂立是雲林人,1908年生,早年加入軍統局前身的特務處,曾經擔任廈門公安局偵緝處副處長、軍事委員會特務組組長。

1932年受命在廈門處理台灣浪人與當地警察的衝突問題,與後來擔任軍統閩南站站長的連謀有所接觸,1939年他在香港與軍統香港機構建立聯繫,軍統利用他與日本特務的關係,指示他打入日本「興亞院」,從事反間諜工作,他擔任軍統局閩南站第二組組長,也是廈門情報組組長,這個組也稱為「台灣挺進組」。

五、廣播方面

林忠本名林坤義,1914年生,南投草屯人,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肄業。初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第五部,負責對日本宣傳,晚上到中央廣播電台,對日本廣播。南京淪陷先後在漢口電台及長沙電台工作,除了日語廣播,也用台語對台灣廣播,勸告日本一般民眾及台灣同胞起來反抗日本軍閥的對華侵略戰爭。

六、平面媒體

平面媒體方面有謝東閔、宋斐如等人。

《廣西日報》是廣西省政府主辦,謝東閔1942年3月間,任電訊室主任。收聽日本方面東京同盟社的日語新聞廣播,擇要摘譯,刊於報紙,5月5日,他因收聽廣播,得知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將訪問英、美,以及美國強大的加利福尼亞號戰艦將開往地中海,刊於報上頭版。宋斐如在1943年8月時擔任《廣西日報》主筆,撰寫專論,計發表有《勿忘台灣》等文。

七、拍攝抗戰電影

以抗戰為題材的電影是對日作戰的另一戰場。

戰時以拍攝抗戰影片聞名的台灣人是何非光,原名何德旺,1913年生,日本大學文學戲劇科畢業。1938年在漢口加入中國電影製片廠(中製廠),先後主演多部以抗戰為題材的電影,如史東山導演的《保衛我們的士地》,如袁叢美導演的《熱血忠魂》等。何非光演而優則導,抗戰期間他執導的抗戰影片共有《保家鄉》、《東亞之光》、《氣壯山河》、《血濺櫻花》等片。都是中國電影製片廠出品。

《東亞之光》一片以被感化的日本俘虜的「良心供述」和「正義的呼籲」為主題。

台灣志士與中共

一、蔡嘯在新四軍

蔡嘯,1919年生,台南人,1934年自台灣到廈門,欲參加國軍,因係台籍,被國民黨當成日本特務拒絕,抗戰爆發,參加由張鼎丞、譚震林領導的「閩西南抗日游擊第二支隊」,不久調到新四軍教導總隊。後任新四軍第六師18旅教導營營長、旅部參謀處作戰教育科科長。

二、沈扶接待日俘

沈扶,台北人,1913年生,中小學教育在台灣接受,17歲時隨父母親舉家遷回大陸,之後在上海求學。1939年派到第18集團軍總政治部的對日工作部門,從事日本有關資料研究和翻譯,兼管理日本戰俘。奉中共總政治部之命,解送一批日俘去西安。

沈扶另外做日本相關資料的研究,分析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各主要戰場的政治、軍事、經濟形勢,然後提出研究報告,經討論後,交有關部門參考,部份研究成果發表於延安《解放日報》。另外他又擔任中共對日工作部門的日本籍顧問林哲(原名野板參三)的翻譯。

三、醫藥部門

有林棟、楊美華等人。

林棟,台南人,1943年畢業於日本名古屋大學藥學系,旋到山西太原,初到太行山根據地,先在太行軍區司令員處當參謀,在培訓醫護人員處教書,後來到八路軍野戰總部衛生材料廠工作,當時中共製造醫藥的設備相當簡陋,場地是借用民宅、廟宇,設備只是一些可拆可裝的原始工具,除了從日軍醫院繳獲一台單沖式壓片機外,其餘都是靠共軍自己解決。

楊美華,女,高雄人,日本東京齒科醫專畢業,1945年,以應聘日人在華北辦的輕工業公司招工名義,由日本到山東,投身中共八路軍游擊隊,參加醫療及翻譯等工作。

馮志堅,女,台北人,原名翁阿冬,翁澤生之妹。1938年經廖承志介紹,從台灣經新加坡到延安,擔任延安女子大學醫務所所長。

以上所述台灣人,不過是百中之一。那些台灣人有功於抗戰,永載於史冊。讓人好奇的是他們為何不辭千辛萬苦跑回中國?是中國政府主動招手?是國、共兩黨領導人主動聘請?都不是,完全是他們自動自發的行為,而其動機是民族主義,是漢族民族意識。這是當時台灣人最寶貴的國族認同,亦即唾棄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一心嚮往祖國,這是台灣歷史不可或忘的的一頁。

日本投降 1945年8月15日中午 , 日本天皇透過電臺作玉音放送 , 宣告日本接受盟軍無條件投降 . 結束五十年的血腥侵略和殖民 .

當臺北市民經由親友暗中傳遞此一訊息時 , 因害怕日本警察威勢 , 只好將此喜悅埋在心裡 , 後來消息迅速傳開 , 家家張燈結綵 , 戶戶祭告祖先 , 鑼鼓喧天 , 鞭炮聲響雲霄 , 泉臺北市化為歡呼漩渦 . 日本投降宣告初期 , 日本軍部曾擬定的一項 "最後處置" 名單給于銷毀 , 當時在美軍登陸台灣的最後階段時 , 將各地所有的 " 指導份子" 含 街庄長 , 大地主 , 地方有力者和政府的的 "黑名單" 予以監禁 , 甚至除去 . 地方"黑名單"人物 , 第一名吳三連 , 第二名莊真 , 第三名吳新榮 .

韓石泉 , 臺灣人 , 第一屆省參議員再期回憶錄中提及日本政府曾命令相關單位 , 如果時局急迫且面臨最後關頭 , 准許隨時隨地處置黑名單中人物 .

中華會館

財團法人高雄市中華會館列士祠史蹟

前言

台灣本是我國版圖,是我海疆的重鎮。光緒二十一年(1895)因甲午戰爭,清廷姑息養奸 ,派李鴻章與日相伊藤博文簽定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將台澎割讓給日本。日本據台後,逐將原住民和大陸來台者,均編訂戶口,稱為華僑。我僑民熱望政府設機構駐台以執行僑商褓姆任務。國民政府統一全國後,經多次交涉,日本同意國民政府於民國十九年在台設領事館。二十年四月四日館設於台北,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僑民興奮若狂。首任總領事為林紹楠,當時駐台經商者有六萬餘人,他門在領事館未成立前,為謀僑旅安全和發展,不甘異族統治,發起組織「華僑俱樂部」,惟日本政府常藉機迫害僑民,華僑們為團結更多力量即由俱樂部改組成立「台灣中華會館」,受領事館之指揮,領導秘密組織「華僑抗日救國會」,為國效勞、搜集情報,後因事機不密,被捕者有壯烈犧牲,有臨危不屈者,發揚我中華民族大無畏氣節。

高雄中華會館烈士祠沿起

高雄中華會館(本祠前身)係日據時期(民國13年7月25日),由旅高僑領周炳章、柯禮臣、張錫祺、黃春來、楊清泉、林家發、謝杰官、林葉、蔡繼堂等先列所發起,當時會址設於高雄市新濱町(即今鼓山區濱海路),並公推周炳章先生為首任會長。目前高雄會館烈士祠為全省28個中華會館中僅存者。

中華會館為國家做了甚麼?

昭雪國恥紛組救國會 – 民國二十四年,日軍壓迫日趨嚴重,海外華僑積極響應,擁護政府抗日。在中華會館掩護下,各地紛紛成立「華僑抗日救國會」。本祠亦奉僑委會陳樹人密令,籌備成立「高雄中華會館華僑抗日救國會」,參與台灣光復運動。並為充實基金,籌組「海南島實業公司」策畫業務,所有營業收入除開支外全數充作會館基金。 

七七事變辦理撤僑工作 – 民國二十六年,野心日本軍閥發動「七七盧溝橋事變」,我政府唯恐禍及旅台僑胞,辦理撤僑工作。由於戰事緊急,高雄中華會館召開緊急會議,處理撤僑工作,獲總領事館派英商長江輪船公司「威利號」來高雄港接運,往返高雄和廈門期間,但因合同期滿,滯留高雄之歸國華僑仍有五千餘人,經濟困難者均安頓在會館之臨時休憩所。 

擷取情報供我政府參考 – 中華會館於抗戰期間均遭日本憲警跟蹤,但抗日救國軍忠貞幹部仍不畏懼,參與抗日。後遭日本酷刑毒打;以水罐鼻、日夜站刑、不給飲食等慘無人道。 本網以此報導日本軍閥政府殘害中國人的事實以為世人和平見證。

遙祭

池學文理事長之先伯父正傑公、正洪公、先父正春公,均為中華會館幹部,一生行事愛國愛民,奈因二二八事件,橫遭台灣流氓毒打,後遇善心鄰居收留庇護。當時國軍進入掃除流氓,其實先父母知悉流氓是誰,那時毒打先父的流氓已嚇派膽躲在糞坑裡,先母卻不想告知國軍,以免流氓被殺,其慈心如此,不為外人知。我輩亦身為二二八受難者,但我們從不想要求國家補賞,只期望受同樣是受難者之學者家屬,在寫這段史實時,不再有恨,如此可安先靈。

台灣人奔赴大陸抗戰共赴國難

台灣義勇隊保衛祖國收復台灣

《臺灣》1923年創刊。日據時期,臺灣青年黃呈聰公然提及「中國就是我們的祖國」

紀念祖國抗日臺灣同胞 一代 菁英 : 林思平 李子秀 楊誠 林棟 楊美華 謝東閔 謝南光 李萬居 黃朝琴 丘念台 李友邦 翁俊明 蕭道應 宋裴如 ...

臺灣義勇隊保衛祖國收復台灣

      本文旨在駁斥 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公然在日本媒體發表 " 我是日本人" , "臺灣和日本是一國" , "釣魚台是日本的" , "臺灣沒有對日抗戰是事實"等的叛國言論 , 本網沉痛指出 : 李登輝所指"臺灣沒有對日抗戰是事實"一語中的 " 臺灣" 該指的是"日本統治當局" 而非"臺灣人" , 又 " 我是日本人" 一語 , 李登輝恐怕是把強盜殖民國日本當成祖國了, 那只是極少數接受日本利益者 , 並非代表600萬臺灣人都這麼想 , 又說 : "釣魚台是日本的" 顯然李登輝應該多讀歷史書了 , 至今我才明白為甚麼大家說他 " 老番癲" 的道理了 . 原來他已92歲了 , 似乎得了一種病 , 和貪腐的陳某總統一樣 , 好像是 老人疵呆症 或叫做阿茲海默氏症 , 只記得 "很久以前的過去" 完全忘記 " 現在的一切" , 憐憫他吧 !

      身為台灣人,當知台灣事。兩甲子前的甲午年,日本發動第一次侵華戰爭,當時中國的政權大清王朝戰敗,次年乙未(1895)年4月,清廷被迫在日本馬關春帆樓與日本簽訂不平等條約《馬關條約》,除負擔鉅額賠款外,同時割讓中國的台灣及澎湖列島集遼南給日本。同年5月,日軍登陸台灣,台灣人全面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抗日保台戰爭達二十年。大規模武裝抗日遭日帝「平定」後,台灣各地民眾零星的武裝抗爭仍此伏彼起。武裝抗爭後繼之以文化抗爭,日據台灣50年,台灣同胞抗日50年,不屈不撓的抗日精神,為中華民族反抗外敵侵略的歷史寫下新頁。

      日本殖民者在臺灣以其精銳的現代化武器血腥鎮壓臺灣漢人和原住民 , 施以掃蕩 , 燒夷與屠殺 . 另一面招降一面制定"匪徒刑罰令" , 任意羅織罪名殺害我同胞 , 高達11,950人 . 1907-1915年間 , 全台仍不斷發生小規模武裝抗日事件 , 其間重要者有 : 1907年11月 北埔客家蔡清琳事件 , 1913年1月 客家華僑羅福星事件 , 1913年12月 東勢角賴來事件和大湖張火爐事件 , 1914年2月南投陳阿榮事件 , 1914年5月 六甲羅臭頭事件 , 1915年焦巴(口)年余清芳事件等最為慘烈. 日本更對於原住民實施第一次理番五年屠殺和第二次理番五年屠殺 , 引起各族原住民激烈反抗 , 重要的有 : 1930年霧社事件奴役殘酷 .

      有關原住民被迫參與太平洋戰爭的人數八千人以上 , 生還者不到十分之一 , 借徵兵將原住民送往戰場送死 , 生前從未享有日本人所享有的福祉和權利, 但在家鄉的妻女卻遭日人迫為慰安婦 . 而一半以上的慰安婦 的, 她們的父兄或丈夫 , 居然都是 "高砂義勇隊"的成員 , 情何以堪 . 人間慘事 , 莫此為甚 .

* 有關 " 高砂義勇隊" : 日本殖民者透過資訊的完全掌握和控制 , 和運用宣傳手段 , 誘騙當時只有二十歲左右 , 小學四年級程度的原住民青少年的殘酷統治 , 洗腦 , 令其感念日人 , 而對於這些青少年被迫害的先祖先人訊息的管制與蒙騙 , 施以日軍軍中皇民化的再教育 , 在日本警察嚴密控制下 , 使他們無法自己了解族人歷史的苦難 . 他們所認知的世界就是日人所教導的日本世界 . 本中華文化生態博物館將以宏觀角度建構原住民愛國歷史 .

      日本殖民四十年後仍無法改變臺灣人的中國民族意識 , 於1937年4月實施"皇民化" , 在日本官方文件中顯示台灣總督府所提 : 臺灣防衛的根本在於島民思想的皇民化 , 特別是國防思想的徹底普及 . 這是一項分離臺灣人的民族觀念視中國為祖國 , 誹謗我國 , 當時過半多數人希望中國勝利 , 臺灣復歸祖國 , 日本臺灣總督府總務長官森岡二郎 , 利用中日戰爭的爆發 , 使臺灣全島更接近皇國民化 . 採取下列強制措施 : 一.強制推廣日語 (日本統治台灣四十年,臺灣人仍然講台語 ) 二. 廢止報紙漢文欄 三 廢止舊曆新年 四 . 中止台語廣播 五. 更改姓名 六. 燒毀祖先牌位 七 . 奉祀神宮大麻 , 毀中國寺廟 , 興建日本神社 , 強制參拜神社 八. 禁演臺灣戲劇 (布袋戲 歌仔戲) 九. 日與常用化 , 習俗日本化 (穿木屐 , 和服 , 睡塌塌米) , 其總體目標就是摧毀中國漢文化漢中國民族意識 , 就是將臺灣人日本化思想改造運動 .

** 日人以許可制利誘更改姓名 : 為防止臺灣人魚目混珠假冒日本人 , 本身是很矛盾的 . 1940年規定臺人更改姓名有兩個條件 : 一. 須是"國語常用家庭" , 認為耴此的臺人方可體會日本的國民精神 二. 須具備日人資質涵養 , 且有皇民奉公精神者 . 日人給于種種優惠 : 1.在社會上 , 由日本政府與警察改善對待方法 , 以提高社會地位 . 2. 在教育上 , 特准改姓者子弟考入專收日人的中學進修 3. 在經濟上 , 對改姓者增加木炭 , 米糖 , 麵粉 , 菸酒 , 布類等配給 . 並在其家門掛上國與家庭標示 . 臺灣人卻力抗更改姓名 , 只有那極少數儒李登輝之流 , 以"血書志願" 參加皇軍者 , 認為是無上光榮的事 , 誓死報答皇恩 . 如此的"皇民" 居然還厚顏參選並當選中華民國總統 , 2015年8月 , 臺灣面臨總統大選期之際 , 赴日公然發表 " 當時臺灣和日本是一國 " "釣魚台是日本的" "馬英九叫有什麼用 , 何不派兵打日本要回調於臺?"等狂語 . 引發國人群情憤恨 , 發起聯署要求撤銷其退休禮遇 每年千萬元臺灣人的血汗錢 . 可惜的是李登輝不但自己沒懺悔 , 還反口要總統多讀書 , 喪權辱國 , 污辱臺灣人的行徑 , 令人髮指 . 國人不可不知其真面目 .